炫书网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返回首页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炫书网 > 电影世界穿梭门 > 第953章 谢必安与范无救
电影世界穿梭门_第953章 谢必安与范无救
小说作者:龙升云霄   内容大小:7.24 MB   书页:电影世界穿梭门Txt下载   上传时间:2018-05-20 10:38:45   加入书签
    噺⑧壹中文網ωωω.χ⒏òм 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

    三字经,成书于宋代,由大儒王应麟所著。

    这本书通俗易懂,以三字形式,将很多故事融汇其中,微言大义,是古代文学中最顶级的启蒙读物。

    王旭将三字经修改一番,将唐高祖,起义师,除隋乱,创国基,改为了吴高祖。

    后面,也剔除了五代十国,到宋乃兴的赞誉,不然容易被人切片。

    外面那些人不是说,读书好不代表教书好,说他误人子弟么。

    王旭倒要看看,有几个能扛得住三字经的轰炸,虽然三字经在古代文学中,只能算启蒙读物,里面的文学价值却不是假的。

    朗朗上口的三字经,既然能在古代被称为启蒙第一,相信放到这里也错不了。

    三字经,只是他打开市场的第一步,后面还有朱程理学即将登场,如果这都不怕,王阳明的心学总该怕了吧。

    “三字经,没听说过啊,这是新出的书籍吗?”

    杭州府,岳阳书楼,一名读书人正在挑书。

    挑挑选选中,一本名为三字经的书籍,很快映入眼帘,引起了一人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三字经,王旭著,王旭?哪个王旭,新科状元吗?”

    随着状元及第,王旭自己没什么感受,但是他在天下读书人心中,却是偶像明星一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,王旭是以诗词扬名,现在诗词之外还要加个文章。

    对正统读书人来说,诗词只是小道,文章才是大道,到了这个地步,王旭才敢称一句:“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。”

    “许秀才,看中什么了?”

    许秀才正捧着三字经读个不停,岳阳书楼的老板就走了出来,调侃道:“这本三字经,可是新科状元王旭,新写出来的巨著,昨天晚上才到货,要买你可得趁早。”

    “人之初,性本善,性相近,习相远,苟不教,性乃迁,教之道,贵以专...咦,居然不是诗集!”

    许秀才念了两遍,目光中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刚拿起这本书的时候,看到是王旭写的,他还以为是本诗集,没想到却是看错了。

    “这本书多少钱?”

    许秀才读了读,只觉朗朗上口,此书颇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不贵,八两银子...”岳阳书楼的老板,用手比了个八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这么贵?四书中的大学,也不过卖五两银子,这本居然要八两,都可以买两亩好田了?”

    许秀才的家境并不算好,八两银子要是拿出来,少不得肉疼一番。

    “读书人的事,怎么能说贵呢?这本书,别看王状元将其定位为启蒙读物,实际上里面的各种意思,你我参悟起来也颇有所得。而且你看看这书的做工,纸页的厚度还有插图,八两银子你已经赚大了。”

    书店老板一脸嫌弃,随后又补充道:“要是你实在嫌贵,过几天会到一批不带插图的,那个版本便宜些,三两银子应该绰绰有余了,不过你得等上个十天半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要等那么久?”

    许秀才犹豫少许,看着手上的三字经满心不舍,咬牙道:“好,八两就八两,先记账上,明天我带钱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许公子慢走。”

    拿着买来的三字经,许秀才如获至宝,抱在怀里往家赶。

    结果没走多远,迎面便与一位瞎道士撞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“哪个混蛋撞我,我瞎,你也瞎吗?”

    被撞了个满怀的道士,看上去五十多岁,手上拿着个算命幡,身边跟着两名八九岁的小道童,看上去仙风道骨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呀,对不起呀,我急着回去,没注意到您,您没事吧?”看到撞到人了,许秀才连连道歉。

    瞎道士暗骂一声晦气,也不远多做计较,摆手道:“快滚,别让我再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...”

    许秀才被骂了也不恼怒,抱着书本就要走。

    结果还没等离开,瞎道士却嗅了嗅鼻子,喝住了他:“站住,你身上有妖味!”

    “妖味?”

    许秀才楞了一下,摆手道:“不可能,在下是读书人,有文气护体跟秀才功名,妖魔鬼怪会避开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蠢货,文气要是有那么厉害,北境的妖族怎么没被灭掉,大儒跟圣贤都做不到的事,你一个小秀才怎敢夸下海口,说自己不惧妖魔?”

    瞎道士不依不饶,拉住许秀才的袖子,喝问道:“说,你最近遇到了什么人,或者捡到了什么东西?你身上的妖气徘徊不散,聚在你头顶犹如阴云,连你身上的文气都被它蒙蔽了,这个妖怪一定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胡说啊,我怎么会遇到妖怪呢,你一定是认错人了。我这边还有事,没时间陪你们浪费,你们想骗人去找有钱人好了。”

    许秀才根本不信,文气天生克制其他体系,除非比他高一两个阶位,不然必然会被他察觉到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瞎道士,看上去神神叨叨的,怎么看也不像道家高人,难不成他前脚遇到了高阶妖族,后脚就能遇到有道真修不成。

    “师傅,怎么办?”

    看着许秀才的背影,瞎道士身边的道童问道。

    瞎道士听了,微微叹气,开口道:“此人身上的妖气,一开始我都没感觉到,留下妖气的妖怪一定不同凡响,起码是四阶大妖。我们不必回道观了,就在这里等上几天,看看这是个什么妖孽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傅。”两位童子齐声应和,搀扶着瞎道士走入人群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紫阳书院...

    “时间到了五月,三字经也开始印刷,想来用不了多久,就该有学生上门了。有了学生,便算走出了大儒的第一步,只待宣扬出我的观点,从者云集之时便可建立学派,大儒之日也就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王旭走在书院内,看着空荡荡的书院,仿佛看到了人声鼎沸,一席难求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扑扑扑...

    王旭还没等继续想下去,空中飞来一只千纸鹤。

    伸手一接,千纸鹤落入手中,瞬间化为了一封信,上面写道:“心魔致,情劫开,辗转难安,此劫恐难渡过。五月底,我将前往杭州府,还请你为我护道......金山寺,法海!”

    “法海!!”

    王旭目光闪烁,当年他见到法海的那一刻,得知他来自金山寺名字叫做法海,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。

    果然,该来的总会来的,只是不知道法海已经入劫,白蛇跟青蛇又在何方。

    算了,暂且不去想它,反正以他跟法海的关系,青蛇也好,白蛇也罢,蛇挡杀蛇,佛挡杀佛,这个忙是必须要帮的。

    咔嚓!!

    突然间,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,王旭抬头往南方看,南边已经出现积雨云,正在往北边蔓延。

    “院主,院主!”

    书院请来的门房,小跑着从外面走来,开口便道:“院主,外面来个侏儒,说自己叫谢必安,说是来给你还钱,将黑伞换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必安!”

    王旭楞了一下,他跟谢必安分别已经数月,谢必安的黑伞一直在他手上,数月以来一直没来拿,他都快忘记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今天事情赶得还真巧,前面法海刚把信送来,后面谢必安就到了。

    “你去我房间取来黑伞,然后来门口找我。”

    王旭对门房吩咐一声,抬脚向书院正门走去。

    到了正门一看,身材矮小,东瞅西瞧的谢必安,正站在门口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看到王旭走出来,谢必安笑道:“王兄,家里的生意出了点小差错,这两个月来一直没能过来,害得你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兄,你家里出了什么事?”王旭接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谢必安脸色有些难看,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大丈夫在世,难免妻不贤,子不孝,这都是没办法的。我去北方做生意,一走便是半年多,没成想我夫人勾结了管家,带着我的家产跑掉了。”

    王旭一听是这事,也不好再问下去,只能劝慰道:“谢兄看开一些,大丈夫何患无妻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...”谢必安笑的很苦涩,显然没听进去,气氛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就在王旭琢么着,要不要没话找点话题来打破尴尬时,门房拿了黑伞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回来路上,多靠王兄救济,这里有夜明珠一颗能抵三十两,还请王兄不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谢必安从怀里掏出夜明珠,递给了拿着黑伞的门房。

    王旭见状也不推脱,取来黑伞递给谢必安,开口道:“一路上,我还以为谢兄是谋财害命的歹人,对谢兄多有提防,也邀请谢兄不要见怪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,出门在外,多个心眼是难免的,换成是我也会如此。”谢必安拿了黑伞,习惯性的夹在腋下,又道:“我就不打扰了,告辞,告辞。”

    王旭看到谢必安要走,连忙道:“谢兄,何必走的那么匆忙,不如在我这小住几日,领略下杭州府的风光再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谢必安笑着摆手,道:“下次吧,我这次不是一个人来了,还带了一个朋友,他正在城外等我呢。”

    咔嚓!!

    伴随着话语声,又是一道惊雷,瓢泼大雨转瞬即至。

    王旭躲在门庭下面,看着撑起黑伞遮雨的谢必安,突然心中一动,问道:“谢兄,你这兄弟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姓范,叫范无救,跟我是发小也是一个师傅的师兄弟,我排名老七,他排名老八,不是亲兄弟,胜似亲兄弟,尤其是身高,比我还要矮一些。”

    提到范无救的时候,谢必安的脸上多了几分笑容。

    王旭一听两人的名字,心中渐渐有谱了,恐怕这两个人,就是地府未来中的黑白无常吧。

    “神话中,白无常谢必安,黑无常范无救,就是人称七爷跟八爷的。

    要是我没记错,谢必安与范无救之死,正是一个下雨天,谢必安去拿伞,范无救在小桥下等待,等到大雨倾盆之时,上面河道发洪水,范无救因为跟谢必安约定,要在桥下等他,发洪水了也不走,被活活淹死了。

    谢必安拿着黑伞回去后,看到范无救被淹死了,尸体飘在河面上,悔不当初,于是上吊自尽而死,这才到了地府成为了黑白无常。

    咦,下雨天,拿伞,水位暴涨,不会就是今天吧?”

    王旭心里咯噔一下,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很大,要不要提醒谢必安一下?

    要是提醒了谢必安,让他救下范无救,会不会就没有黑白无常了?

    但是不提醒,坐视二人去死,这也不是人干的事。

    “谢兄,你兄弟范无救,是不是在小桥下等你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一问一答,果然对上号了。

    王旭心情十分复杂,他万万没想到黑白无常归位,居然还会跟他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“你抓紧回去吧,我看天空下了大雨,河水可能会暴涨,范兄与你相约在桥下,恐怕会有危险。”王旭左思右想,还是好心提醒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还真是,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得到了王旭的提醒,谢必安打着伞急忙走了。

    王旭送走了谢必安,返回书院左思右想,很好奇二人能不能渡过难关。

    纠结了好一会,王旭坐上马车,顶着大雨往城外去。

    因为王旭并不知道,谢必安与范无救约定在了什么地方,只能乘坐马车慢慢找。

    找了一个多时辰,在一座倒塌的小桥外,二百米处的树林中,他看到了上吊而死的谢必安。

    同样,在谢必安脚下还躺着一位穿着黑衣,被淹死的黑脸汉子,还有那把从王旭手中拿回去的黑伞。

    “还是死了?”

    看着吊在树上,吐着舌头,瞪大着眼睛的谢必安,王旭也是蒙的:“怎么搞成这样了?有我的提醒还是死了,难道真是神通不及天数,天命如此?”

    王旭一时间无话可说,看着二人的尸体久久无言。

    好一会后,他叹息一声,摇头道:“谢兄啊,谢兄,我就算到你会死,这才好心提醒你,没想到你还是死了。罢了,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,我为你们入土为安吧。”

    “旧国多陵墓,荒凉无岁年。汹涌蔽平冈,汨若波涛连。”

    王旭一开口,两座大墓瞬间而起,将谢必安与范无救的尸首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王旭驱车离开,暗想下次在与谢必安相见,应该就是人鬼两隔了。

    佰度搜索 噺八壹中文網 м. 无广告词

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42页 当前第978
目录   上一页   ←   978/1342   →   下一页   加入书签<  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← 或 → 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电影世界穿梭门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