炫书网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返回首页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炫书网 > 都天传 > 第一卷 异世风云 第二十四章 晚宴
都天传_第一卷 异世风云 第二十四章 晚宴
小说作者:北京老刘   内容大小:1.83 MB   书页:都天传Txt下载   上传时间:2019-06-24 21:24:35   加入书签
    刘玄见三人拜谢,又仔细看了看他们,心里便明白了,微笑着点指几人说道:“若不是看你们有勇有义,就是跪倒求我,也休想得了我这定脉八针去!”

    马洛和古尔莫对视一眼,心中暗道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“行了,”刘玄率先坐在桌首,“都坐下吧,道谢赔罪之言不必说了,明日起好好做事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点头称是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“对了,凯丽那小丫头呢?”刘玄问道。

    这时胡安正好端着一盘精美菜肴走来,听刘玄询问答道:“少爷,那小姑娘还在睡着,阿朵丫头一直陪在床边,我已经叫老牛单做些给她们备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也好,她心神受到巨震,我留了些灵气护她心脉,这次过后,对这丫头来说也是大彻大悟的机缘,就看她自己如何吧。”

    胡安将菜肴摆在桌上,身后的阿兰像个小尾巴,战战兢兢走过来说道:“谷主大人,丽丽她……她不会有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刘玄也不回答,只定睛看了看阿兰,奇怪道:“你的修为怎么毫无寸进?难道我这定脉八针对你无用不成?你过来,伸出右手来。”

    阿兰赶忙走到刘玄身边,老实伸出右手。

    刘玄三指一搭他的寸关尺,沉吟了片刻,然后摇摇头无奈笑道:“你这臭小子,体内竟然一丝斗气也没有,连魔力波动也弱的不像话,怪不得我针法无效。”

    原来刘玄这定脉八针乃是激发身体本能,体内若有斗气流动,则会被增幅,然后破关冲穴,气走周身,根据修为高低,皆可大进一步,如果本来就是个普通人的话,那这八针最多也就是强身健体,少生些病痛罢了。

    刘玄实在没想到这小子的身体跟普通人竟无两样,心中也是替他可惜,因为这定脉八针只有第一次效果最好,之后再用则效果大减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阿兰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道:“让谷主大人见笑了,我从小身体就孱弱的很,父亲也试过要我练武,但怎么也练不出丝毫斗气,所以就放弃了,现在……现在我只会些光明魔法,做些药剂,治疗伤痛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刘玄放开手,点点头说道:“你这体质特异,想来你母亲怀你的时候,受过重伤,从胎里便伤了三焦六阳之脉,若要恢复倒也不难,只是我谷中缺少几味药材,待将来寻得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阿兰闻听连连点头,虽然什么三焦六阳之脉不知是什么,但自己的确听父亲提起过这事,母亲怀她五个月的时候曾经被人打伤,之后一直就没有痊愈,直到把阿兰生下,他母亲也因为伤势加重过世了。这件事他从未跟人提起过,没想到这少年谷主竟然摸一摸他的手便知道了,阿兰心中又是一阵叹服。

    这时拜伦问道:“谷主大人,这孩子当真能恢复?这件事我稍有过耳闻,他父亲与我相熟,曾经找过无数名医圣手都无济于事……”

    胡安不爱听了,三角眼一瞪,没好气地说道:“这老头儿说的什么话,我家少爷医术通天,说能恢复便能恢复,这点小伤算个屁!”

    刘玄摆手说道:“去端你的菜去,告诉蒂莫斯,做好就过来入席,今晚不限酒量。”

    胡安口称是,临走之时还瞪了拜伦一眼,鼻子里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拜伦也觉得口误,连忙说道:“谷主大人别误会,老夫也不是那个意思,只是关心则乱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妨,”刘玄打断他说道,“这孩子心性不坏,待药材齐全了,救他一救便是。”

    拜伦绷起脸冲阿兰说道:“傻小子,还不谢过谷主,楞着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啊,是……是……”阿兰赶紧躬身说道,“谢……谢谢谷主大人……只是……只是……丽丽她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闻听皆哭笑不得,感情这傻小子心里除了丽丽就没别的事了。

    马洛拽了拽阿兰说道:“你是真傻还是假傻,丽丽当然没事,有阿朵姑娘陪着呢,而且这事不是跟你解释过么,谷主大人只是为了磨一磨丽丽的小姐脾气,若是她能就此大彻大悟,对她将来的道路都有莫大的好处,而且你看我们三个,因为大人所赐,如今我已经成了剑圣,他两个也是修为大进,你还有什么不满足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阿兰有点不可思议,“你不是七阶大剑师么?怎么这么快就剑圣了?”

    古尔莫接道:“所以说你是个傻子,心里除了丽丽什么也装不下了!刚刚马洛不是说了,谷主大人口吐飞剑刺中我们,其实是一种手法,帮我们提升了很多修为,这样说你明白了?”

    “哦~”阿兰这才恍然大悟,“这……这也太神奇了,扎那么几下就能增长修为?”

    这时拜伦说道:“行了,还不赶紧坐下,大人的手段岂是你们能揣测的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阿兰不敢再说,慌忙坐到塞恩身边,脑袋时不时转向客房的方向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阿兰忽然又说道:“那谷主大人,我们四个都被扎过了,能不能……能不能也扎丽丽一下?”

    刘玄闻听失笑道:“你呀你,你个多情的种子,你难道看不出那小丫头对你无意么?”

    阿兰被说的有点脸红,讪讪道:“这……我也……我也不求丽丽能喜欢我,我只要能看着她,护着她就……就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护着她?你这点能耐,是要她护你还是你护她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阿兰无语,自己的确是太弱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定脉八针不是谁想被扎就能被扎的,你们四个是因为敢与我对阵,不畏生死,甘愿与那丫头同存亡,我才破例扎你们一番以作奖励。可是那小丫头凭什么?”

    阿兰闻听噌地站了起来,吓了旁边塞恩一跳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阿兰表情坚定,一副就义的神态,“若谷主大人能为丽丽用针,我这条命就交给大人了!”

    刘玄看了他良久,最终微微叹了口气,这小子又让他想起一人,正是刘玄的五弟子,名叫白飞烟,乃是个绝世的剑修天才,同时也是个极为长情之人,一生爱慕一个女子,可那女子对他始终没有爱意,有的只是利用和索取,刘玄都记不清为这弟子生过多少次气了,无论怎么罚怎么说都改变不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后悔?”

    “绝不后悔!”

    拜伦想说些什么,张了张口却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刘玄道,“你这条命对我来说无甚大用,不过你既有这决心,我也不好驳你。只是这定脉八针你需自己去学,学会之后你想为谁用便为谁用,那时我就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阿兰听得一愣。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!”拜伦可急了,这分明是天大的机缘,要是把这种逆天手段学到手,可想而知将来他的前途,“还不赶紧跪下谢恩!谷主大人这是要传你这定脉八针!!”

    拜伦恨不得自己冲过去给刘玄磕几个。

    这时阿兰再傻也明白了,按下心中狂喜,手忙脚乱的跑到刘玄身前,二话不说跪下就磕头。刘玄也不避,受了阿兰这几个头,这定脉八针乃是刘玄医术之精华,曼说是磕几个头,当初有人在刘玄洞前跪了千年也没得到其传授,现在他动了传授的心思,也是见阿兰这脾气像极了白飞烟,睹物思人罢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帕克带着莉莉丝边走边聊也来到了桌前,两人来到刘玄身前,一个称谷主大人,一个称少爷,然后相继落座。另一边胡安和蒂莫斯也端着最后几道菜肴入了席。

    刘玄见人齐了,率先端起酒杯,也不起身,笑道:“诸位虽然是戴罪之身,但毕竟远来是客,我为东道,今日宴开一席,算是给诸位洗尘吧,无需客气,满饮此杯,然后随意吧,且试试我这归人小筑的美食如何!”

    说罢,刘玄先干了一杯,然后众人也随后喝下了手中的酒。

    “嗯!”刚喝完酒,只见塞恩满脸陶醉地闷哼一声,不由得喊道:“好烈!好醇!好香!”

    除去胡安、蒂莫斯和帕克,其他人均是点头赞同,尤其是莉莉丝等好酒之人,皆意犹未尽地拿起面前的酒壶又斟了一杯。

    胡安见状,眯起三角眼说道:“此酒乃是我家少爷亲自酿造,名叫‘太白醉仙’,你们有幸喝到,可千万别客气,多喝些,多喝些!哈哈哈哈~~”

    蒂莫斯闻听,抬起手就给了胡安一个后勺子,啪的一声,胡安差点咬到舌头。

    胡安大怒,扭头说道:“你这蛮牛,打我干什么!”

    蒂莫斯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打你是轻的,这太白醉仙岂是常人能多喝的!你犯坏劝他们多喝,就不管之后灵气冲体之苦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胡安一下泄了气,本想着教训这些土包子一回,刘玄所酿的太白醉仙,是用灵田中一熟的白玉珠米发酵所制,其内蕴含灵气充沛异常,元婴之前的修真者常饮,可以固本培元,使体内灵气稳步增长,绝无后遗症。但这酒若是寻常人喝的多了,不出一个对时,体内便会灵气冲体,若不会引导之法,则会灵气暴走,满身乱窜,虽无性命之忧,但却要整整难受三天,那时体内的灵气才能慢慢消散殆尽。

    随后蒂莫斯也不理他,满脸堆笑地冲莉莉丝说道:“莉莉丝姑娘,这个……这个……这个酒不能多喝,你看,我做了好多好吃的菜,你……你尝一尝吧。”

    胡安看得直撇嘴,心道这老牛什么时候还有这么一副笑脸,印象里似乎从没见过,还有这语气,我的天,胡安觉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。

    蒂莫斯见莉莉丝没什么反应,也不理会,自顾自拿起勺子将跟前盘中的一块肉布给了莉莉丝,口中说道:“莉莉丝姑娘,这是我们葬龙谷崖顶密林中出产的一种魔兽,叫做炽火猪,刚才我特意为你猎来的,取脑后脖颈上一条嫩肉,以盐、酒喂了,然后大火翻炒片刻,再淋上我秘制的汤汁,美味异常,你尝尝看~”

    莉莉丝被蒂莫斯盯的浑身发毛,在来的路上,帕克已经把葬龙谷中的一些情况告诉了她,她已经知道胡安和蒂莫斯还有白狼村的村民皆是魔兽所化,尤其是蒂莫斯,本体是一头狂雷犀牛,认主之前乃是十一阶兽皇,在谷中这一年多来,一身实力更是暴涨,不过他为人很温和,只有在怒极之时才显出暴躁,与胡安闲不住的性子正好相反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好……”莉莉丝有点尴尬,一个高大威猛的秃头大汉,而且实力高的吓人,现在竟然对自己又是笑又是布菜的,虽然知道他对自己没有恶意,可心里上还是有点接受不了,“不牢大人费心,我……我自便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蒂莫斯丝毫没看出莉莉丝的无奈,仍然在不停给她夹菜递汤,看得众人忍俊不禁,这画面实在是太美好了。

    胡安有些吃味,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我说老牛,以前怎么不见你给我夹菜呢,今天你这是吃了蜜蜂屎么?怎么高兴成这样子?少爷,您给评评理~”

    刘玄也是看戏的心态,听胡安说完,笑道:“枯木也有花开时,人家不像你,家中妻妾成群,回去之后又有子孙膝前承欢,如今好不容易有个中意的,还不许他献献殷勤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~”胡安也乐了,琢磨琢磨也对,老牛独身一人多少年了,自己跟他虽然经常相斗,但内心里也是极愿意老牛好的,而且今后还多了一项调侃的谈资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众人几杯酒下肚,也渐渐放开了。

    席间马洛问刘玄:“谷主大人,之前您还没有给我分配任务,您瞧我能做点什么?”

    刘玄以手扶额说道:“我倒是给忘了,这样,明日我叫胡安挑几个精干的村民归你统领,就负责我这葬龙谷的日常守备吧,早晚巡逻,遇见生人也不必用强,询问清楚来历去处,来葬龙谷何干即可,若实在有古怪的,便报与我知道,我自有处置。”

    马洛闻听,拍了拍胸脯说道:“大人放心,我一定恪尽职守,严密守护葬龙谷!”

    刘玄点点头,忽然又想起一事,抬手示意众人说道:“以后大家不必叫我谷主大人,我名刘玄,你们称我为玄先生罢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称是,从此刻起,刘玄才算是认可了这一干科博小队的人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菜过五味,马洛、塞恩等人都吃了一个沟满壕平,他们没来葬龙谷的时候,又何尝吃过这等美食、喝过这等美酒,乃至众人都生了万幸的心思,都心道就是不走了又如何,每日里有这等待遇,真是比外面强过千百倍了。

    这顿饭吃了整整两个时辰,中途刘玄叫蒂莫斯给巴特送去了吃食。说起巴特那孩子,现在是刻苦的很,每日里除了吃饭睡觉便是练功,所以连宴席都没参加,只在自己的练功房里勤练真气,用他自己的话说,就是想早日超过刘玄,这样才能保护大家不受伤害。

    蒂莫斯是好酒量,而莉莉丝也不差,二人推杯换盏喝了个不亦乐乎,莉莉丝也管不了什么灵气冲体了,只因这酒太过好喝,菜也很合口,因此两人也不像开始时那般尴尬了,渐渐有说有笑起来。

    胡安则拉着马洛、塞恩、古尔莫和阿兰瞎侃起来,四人听这家伙云里雾里一顿说,也觉得挺有意思,只是酒可没敢多喝,一是怕酒多误事,二则是真怕灵气冲体,要活活受上三日之罪。

    刘玄抬头看看天色,此时已近深夜,又看看桌上盘干碗净,心道也差不多了,于是吩咐众人散去,各自回屋休息,明日一早各赴岗位莫要迟了。然后点首示意拜伦留下,拜伦会意并不起身。

    帕克与蒂莫斯将院中收拾干净,只在破元龙铁树下留一张小桌,摆上茶具,然后也各自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这时院中只剩下刘玄与拜伦二人。

    刘玄慢条斯理地沏茶,斟茶,然后推过一杯茶给拜伦,笑道:“我这里的美食如何?可还入的了口?”

    拜伦砸吧砸吧嘴,回味无穷,频频点头道:“玄先生何必自谦?这等美食要是还不能入口,那我平日所吃岂不是成了垃圾?哈哈哈哈~先生请~”说完端起茶杯浅饮一口。

    刘玄正要喝茶,突然间脸色大变,猛然起身,目光紧盯凯丽卧房方向。

    “好精纯的魔气!”刘玄一声大喝,接着一步跨出,快若闪电,片刻之间便消失了。

    拜伦只看得一个虚影,再想找刘玄就已经不见人了,他赶忙也站起身来,向前追去。
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7页 当前第24
目录   上一页   ←   24/137   →   下一页   加入书签<  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← 或 → 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都天传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